中晚期卵巢癌七成復發 手術、鉑類化療結合新型維持治療 效果較佳

卵巢癌的復發情況常見,臨床腫瘤科專科施俊健醫生指,第二至四期卵巢癌患者,三年內復發的機會率高達七成。手術和鉑類化療是傳統的標準治療,但正因為卵巢癌容易復發,患者或需反覆接受鉑類化療,然而多次使用鉑類化療,有機會出現抗藥性,更會令每次復發之間的時間更短,難以控制病情,患者難免感到無助和絕望。幸好,現時針對BRCA基因突變型卵巢癌,當患者完成一線鉑類化療後,可以用新型口服藥物PARP抑制劑作維持治療,以長遠控制病情,減低復發機會。


卵巢位於女性盆腔深處,所以即使有腫瘤,早期階段也難以察覺。施醫生指:「臨床上大約有四成患者在確診時已屆中至晚期,腫瘤較大,甚至已有轉移的情況,最常見的轉移位置是腹膜。」在這情況下,即使已進行手術,仍然有七成中至晚期患者會復發。


BRCA基因突變可致卵巢癌 要針對病情,應先了解病因,施醫生指BRCA基因突變與卵巢癌關係密切。在帶有BRCA1和BRCA2的女性中,分別有44%和17%累積風險會於80歲前患上卵巢癌。「在正常情況下,人體內的BRCA1和BRCA2基因負責製造BRCA蛋白以修復受損的DNA,並能抑制腫瘤生長。但當BRCA出現基因突變時,便沒法修復受損的DNA,身體會轉用另一些容易出錯的機制來修復DNA,造成基因突變,增加患癌風險。」施醫生補充。


鉑類化療或現抗藥情況 患者越快復發 在卵巢癌的治療方案中,手術和鉑類化療是標準治療。施醫生說:「即使是較晚期的卵巢癌,甚至已轉移至腹膜,醫生仍然會考慮為患者進行手術。如果腫瘤太大或病情未穩定,或會先進行鉑類化療,再做手術。」雖然大部分卵巢癌個案對一線鉑類化療反應甚佳,但正如上文所言,卵巢癌的復發率高,再次使用鉑類化療藥物時可能會出現抗藥性,令復發的情況越來越頻密,終沒法控制病情。因為卵巢癌及BRCA基因關係密切,施醫生引述國際建議指,所有卵巢癌患者,也應進行BRCA基因突變測試。


一線維持治療PARP抑制劑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針對減低卵巢癌復發風險,施醫生指關鍵就是首次鉑類化療後的維持治療。目前在BRCA基因突變卵巢癌,較新型治療有PARP抑制劑。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患者,他們的BRCA蛋白沒法修補受損DNA,但另一種蛋白—PARP可以代替其功能,結果令癌細胞得以繼續生存。新型一線維持治療PARP抑制劑正針對此機制,令癌細胞得不到修復而死亡。


國際研究顯示,一線維持治療使用鉑類化療及安慰劑組別,無惡化存活期只有13.8個月;但使用鉑類化療及PARP抑制劑組別中,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延長至56個月,降低了超過六成半惡化或死亡風險。施醫生提醒,卵巢癌治療有多種不同方案,各有不同成效、副作用及風險,患者應與醫生討論,再按個人情況包括身體狀況、病情、承擔能力等,選擇最適合的治療方案。


個案:手術鉑類化療後病情受控 維持治療減復發 今年46歲的Amy(化名),任職私人公司高層,在繁忙的工作中加上一直以來身體沒有大礙而沒有進行身體檢查。直至一次下腹疼痛,才發現卵巢癌已發展至第三期並擴散至腹膜。醫生立即為她安排進行減積手術,即盡量切除腫瘤,再加上六次鉑類化療。雖然已看不到癌細胞,但基於Amy的情況屬中期,而且醫生認為她的卵巢癌復發風險仍然甚高,於是醫生處方PARP抑制劑作一線維持治療,至今服食一年多,病情控制良好,沒有復發跡象,亦沒有嚴重副作用,可以繼續上班及照顧兩名女兒。


卵巢癌復發

轉載自am730 https://www.am730.com.hk/%E5%81%A5%E5%BA%B7/-%E5%81%A5%E5%BA%B7%E8%A7%A3%E7%A2%BC-%E4%B8%AD%E6%99%9A%E6%9C%9F%E5%8D%B5%E5%B7%A2%E7%99%8C%E4%B8%83%E6%88%90%E5%BE%A9%E7%99%BC-%E6%89%8B%E8%A1%93-%E9%89%91%E9%A1%9E%E5%8C%96%E7%99%82%E7%B5%90%E5%90%88%E6%96%B0%E5%9E%8B%E7%B6%AD%E6%8C%81%E6%B2%BB%E7%99%82-%E6%95%88%E6%9E%9C%E8%BC%83%E4%BD%B3/1699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