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持治療 減卵巢癌復發

女士的癌症當中,大家比較關注乳癌,其實卵巢癌每年新症數字亦排行第六,同樣值得注意。不過,據最近本港的調查顯示,即使是患者本身,對卵巢癌的認知亦有不足,或影響治療選擇甚至日後的復發風險。

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施俊健指,卵巢癌的病徵與消化系統毛病相似,如盆腔或腹部疼痛、肚脹、持續胃痛、消化不良、大便困難、腰背痛等,易令患者混淆,加上大眾對卵巢癌缺乏深入認識,亦未有有效的篩查方法,使患者難以於早期發現。


對疾病認知不足

早前本港一項針對卵巢癌患者的網上問卷查發現,有近六成半患者不知道卵巢癌具遺傳因素,亦有八成人不認識「維持治療」。而治療選擇方面,最多患者關注藥物的風險和副作用(73.5%),其次為藥物在研究數據上所顯示的療效(61.8%),可是如患者不認識維持治療的話,或影響用藥的選擇。施俊健解釋,「若女士遺傳有BRCA1或BRCA2基因變異,一生中患卵巢癌的風險為44%或17%,比一般女性的1.3%高出十至數十倍。而華人卵巢癌患者有此兩種基因變異的比例高達23.6%,故我們應更加重視。」


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維持治療是指,在傳統標準鉑類化療之後,以藥物作較長時間的治療,希望對腫瘤有更佳控制,減輕症狀外亦有助延長無惡化存活期,減低復發風險,維持生活質素。施俊健表示,「以卵巢癌為例,早前於《新英倫醫學雜誌》發表的『SOLO1』臨床研究,新確診晚期患者如有BRCA基因變異,而且鉑類化療有效的話,以口服藥物PARP抑制劑奧拉帕尼作維持治療,效果理想。而最新於《2020歐洲腫瘤學會年會》發表、對『SOLO1』的跟進研究,發現用藥作維持治療約兩年,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達56個月,比僅使用鉑類化療患者的13.8個月長得多。而化療後腫瘤完全消失的患者,更超過半數5年沒有復發。」


至於患者關心的藥物副作用,其實不少已可處理得到,「如服用奧拉帕尼會出現的疲倦、腸胃不適、貧血等,可以透過調整劑量來處理,患者可告知醫生用藥後的身體變化,以作適當調節,減少不適。」


重返工作崗位 今年43歲的李女士(化名),去年8月感覺身體不適而接受盆腔掃描檢查,發現卵巢有約9cm大腫瘤,並出現腹膜轉移,確診卵巢癌第三期。李女士連隨接受手術,大致清除了腫瘤,術後基因檢測發現帶有BRCA1基因變異,於是完成化療療程後,今年3月起開始接受維持治療。雖然一連串治療令胃口差一點,白血球輕微偏低,但仍屬可處理範圍。用藥至今逾半年,李女士已重返工作崗位,生活如常。


轉載自am730

https://www.am730.com.hk/%E5%81%A5%E5%BA%B7/%E7%99%8C%E7%97%87/%E7%B6%AD%E6%8C%81%E6%B2%BB%E7%99%82-%E6%B8%9B%E5%8D%B5%E5%B7%A2%E7%99%8C%E5%BE%A9%E7%99%BC/5726